弃号的三火。

已弃号,文章将会搬入新号。
→yxx1020
↑新号搜这个。
请多指教。

【周黄】玫瑰和酒 01

#私设#

#OOC严重#

三党慢更#

#希望喜欢_(:з」∠)_#

——————————

轮回警局。


周泽楷放下手中的卷宗,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浅色的眸子里难得有着淡淡的倦意。而此刻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已经迈过了二,缓缓的朝着三前进。


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可是依旧没什么进展,近几年的卷宗一星期前江波涛已经全部搬来了他的工作室。


但是,空白,全部都是空白。


和这次的杀人事件类似的案件,调查进度一栏全部都是空白。


也就是说,至今没有任何结果。


第一次接手和杀人相关案件就让周泽楷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周泽楷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从接手案件开始就一直没怎么舒展的眉头依旧是紧皱着。


嘉世现在是由一个叫做邱非的少年重建,以前的老大叶修现在建立的兴欣倒也算混的呼风唤雨。嘉世已经不算新崛起的黑帮了,不过听说邱非那家伙只是想先把嘉世建好,所以还不到时候。兴欣虽说是新崛起的,扎稳根之前都会比较狠辣,但是其实…叶修人挺好的,就说是私心吧,感觉不会是兴欣。


霸图,是个棘手的狠角色,明明知道就是在贩军火,甚至向外走私,却偏偏里头有个张新杰,让人完全抓不到霸图的把柄。记得老大是叫韩文清,长得很有犯罪潜质,不过…军火…虽说和几个案件有关联,但可以说比例是微不足道的,不像。


微草,在从其他黑道组织的缴获物里,有提到这么一个组织,似乎是和药物有关,但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药物…也不像。


所以,是有什么规模较大的组织没有被查出来么?


周泽楷这么想到。


毕竟警局也不是万能的,难免会有些东西查不出来。周泽楷会这么想也是情有可原的,至于为什么是规模较大的组织…对比近几年卷宗中附带的死者伤口的照片,周泽楷敏锐地发现,虽然杀人者手法不尽相同,但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狠。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不带一丝感情的,让一条生命在世界上彻底消失的狠辣。


只不过这一次有那么一点不同。


周泽楷再次拿起桌子上的卷宗,死者伤口的照片依旧只有一张。


一刀毙命。


是最干净的一刀插进了心窝。可是,却没有那么狠。周泽楷能看出来在刀插进去的那个瞬间,持刀者犹豫了,于是刀应该是卡在了1/3的位置,之后是借了一把力,才将被害者的心脏插个前后透光。


是个新的手法,而且力道也不够大,估计…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想到这,周泽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小周?还在看卷宗?”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周泽楷一跳,回身,与站在门口的江波涛四目相对。“嗯。”点了点头,周泽楷看见江波涛手里拎了几份夜宵。“辛苦了啊,这真是个苦差事,孙翔天天跟我说脑袋不够用了。”江波涛笑了笑,走上前来将夜宵放在一旁的空桌子上。“饿了吗?我刚出去买了点夜宵,回来看见孙翔也还在和卷宗苦战,估计是没有吃晚饭,我喊他过来一起吃个夜宵?然后我想都应该去休息了。”“好。”周泽楷目送江波涛出了门,然后回身开始整理卷宗。


……


xx夜总会。


夜夜笙歌,纸醉金迷,这是放开所有,回归最原始的欲望的地方。


绕过群魔乱舞般的大厅,最深处的贵宾室意外的安静到令人不适应,琉璃的灯盏在地面、墙壁上晕开五彩的光芒,说不清是什么味道的香在空气中蔓延。


你觉得这里是一片净土?呵,怎么可能。在这样一片地域,放纵的不仅仅是欲望,还有那压抑在深处,人还未成为人之前的兽性。也许很多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一个有钱的人脑袋里,装的是怎样的疯狂,已经无法让他被称为人的疯狂。


“嘎吱——”


原本安静的氛围被这样一道开门声打破,接着一个身着黑色百褶衫与修身裤的男子从房间里闪了出来,接着向出口处走去,一路上不停的在嘟嚷着些什么,看起来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走到拐角处,一道白色的身影靠着墙壁静静的站着,让黑衣的男子本能的戒备起来,待看清来人,才默默收起掌心的匕首,向人走过去。


“少天,这次慢了两分钟。”喻文州抬手看了眼腕间的表,道,“郑轩刚来了消息,这次的防护系统很严密,他还能控制不到五分钟,撤。”


“嗯。”黄少天出奇的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便随着喻文州一起加速向外跑去,大概是不太适应黄少天如此安静的样子,喻文州略微偏头,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另外一张脸,问,“少天,刚才那里…是发生什么么?”


“……”黄少天怔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要他怎么说,他看见的场景?有钱的疯子,做出来的是魔鬼也无法做出来的事,被藏在帷幕后面的,是流着血的,赤裸裸的罪恶。


任务成功了?这一次,黄少天是真的无法认为任务成功了。


资料上写的“男同”“拐骗”什么的,全都不是,那家伙,就是个人体器官的收藏家,而且,只从活人身上收集。


“没什么。”约摸过了十几秒,黄少天才回复喻文州,“行了队长你也别说这么多了,反正任务结束了不是么?快回基地吧我都要难受死了!徐景熙这次易容也下劲太狠了吧!”


喻文州挑了挑眉,也没再追问,只是和黄少天一起加快了步伐。


上了宋晓前来接应的车,喻文州和黄少天绷紧的神经才算放松下来,宋晓一边开车一边例行向喻文州报告了情况,黄少天闭上了眼,可是……


即便如此,眼前依旧浮现着不到十分钟之前的场景…


拉开帷幕,一个刚刚被开膛破肚,还没来得及被取出器官的男孩,满脸的泪,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对他哭喊道,“我不想死,救救我。”


可是,黄少天是杀手,只会取人性命,却不会救人。


黄少天猛的睁开了眼,正巧与喻文州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少天你果然还是有心事。”喻文州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黄少天错开与喻文州对视上的目光,以沉默回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种情绪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喻文州只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一边摊开宋晓刚刚递给他的一叠资料,抽出其中一份资料,烧成了灰烬。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是个聪明人,能明白的。


“嗯,我知道了,不会影响下次以及以后的任务。”


杀手不是没有感情,只是更明白如何压制感情。


……


“Welcome。”


淡蓝色的玻璃门被门侍打开,标准流利的英语和无可挑剔的九十度鞠躬很好地彰显了良好的工作素质。


如果不说,恐怕还真没有人能反应过来,这家名为“蓝溪阁”的地方,是夜总会。


叶修一直认为自己无论来多少次蓝溪阁都会感到惊奇,没有一般夜总会的堕落氛围,反而像上层人士的舞会一样高贵优雅。


当然除了一些特别的时候。


稍稍扶正了银色的半遮脸面具,叶修轻车熟路地穿过舞厅,走向酒台,便看见一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女孩,几乎要将整个人贴在了正在调酒的调酒师身上,有着偏黄发色的头发的调酒师,带着礼貌的笑容,恰到好处地回避着女孩不规矩的手。


啊…这女人真烦,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很烦,男人也是…还有这什么香水?难闻死了……


黄少天再次避开女孩的手,这么想到。


为了早点脱离苦海不得不加快了调酒的速度,很快一杯色彩斑斓的鸡尾酒被递到了女孩面前。


“您点的酒,预祝品尝愉快。”


“嗯?”没想到女孩只是瞥了眼酒,然后对着黄少天笑靥如花,道,“我又不想喝这个了,来换杯酒吧,顺便…”女孩抛了个媚眼,“小哥今晚有约吗?”


靠。


黄少天差点骂了出来,幸好反应迅速的刹住了车,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重新挂上礼貌的微笑,“小姐我……”


“Hello。”


看了许久的戏,叶修觉得自己快笑哭了,难得看到黄少天被调戏了还不能说些什么,不过好在仅存的理智告诉叶修他今晚来蓝溪阁是有事而不是来看戏的。就非常“好心”的恰到好处帮黄少天解围。


“来杯红酒,老规矩。”


黄少天虽有些讶异叶修的突然出现,不过这么好的突围机会黄少天是绝对不可能错过的,“哟,今个红酒在酒窖里还没取出来,要不您跟我一起下趟酒窖?正好还能挑个年份什么的,不知意下如何?”“行啊,你带路吧。”叶修倒也顺着黄少天的话演了下去,黄少天迅速的和满脸被打断了兴致而不高兴的女孩作了个别,一刻也没停留的带着叶修拐进了一处幽闭的通道。


“我靠靠靠靠靠!这女人到底抹了多少粉喷了多少香水我觉得我快要窒息身亡了!!”关上了门将外面灯红酒绿的世界隔开了来,黄少天终于是忍不住了,一边拍衣服一边抱怨,“又要换衣服了简直浪费资源!我要找队长报销!”“呵,文州在的话,女孩子根本不会往你那凑好么。”叶修取下了面具,毫不留情的嘲讽了句。“我艹,叶修你能说句好的么?!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打趴下!”黄少天白了眼叶修,“欸叶修我说你来这边做什…”


“嗯?叶神?”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喻文州对于叶修的到来也算有些惊讶,几乎是反射性的将身旁的少年向身后拽了拽。“文州你疑心也太重了吧,就算我是个不速之客你也不必这样吧?”很显然这个小动作没有逃过叶修的眼,叶修有些好奇的偏头看了看喻文州身后的少年。


十几岁的年纪,清秀的五官,让叶修稍微惊讶的是,少年身上充满了干净的阳光的味道。


是…新人吧。够新啊。


“咦?!!!队长你刚刚喊他叶神?!!是…前嘉世现兴欣的BOSS叶修前辈么?!!叶修前辈你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少年和叶修对视了几秒钟,突然特别兴奋的叫了出来,整个人直接扑到叶修身前。


“……”叶修只想收回他刚才的想法,这活脱脱少年版黄少天啊!!


“新人,卢翰文,代号流云。”喻文州无奈笑了笑,也不再管卢翰文盯着叶修,几乎冒星星的眼神,“叶神应该不是来串个门问候一下新人的吧?”


“当然不是。”叶修的回答倒也是干净利落的很,向喻文州征询了一下便点燃一支烟,继续说,“你们的事…轮回接手了。”


“轮回?”喻文州怔了一下,略微皱眉。


“哎?我去!是那个轮回警局么?!不错啊我早就想试试他们的斤两了近两年挺嚣张的啊据说他们的队长号称除了治疗无所不能?够猖狂的。”黄少天反而瞬间亮了眼,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接手的第一个案件,如果我的消息没错…是小卢下的手吧?”


叶修的一句话,让气氛瞬间冰至零点。


“手法不够纯熟啊,是少天你帮了他一把吧?后续处理工作做好了么?”


“这就不劳叶神你费心了。”喻文州突然笑了出来,道,“只要叶神不会留下任何有关蓝雨的东西,不会说出任何有关蓝雨的话就足够了。”


“当然不会。”叶修将烟按灭在一旁的垃圾桶上,“你自保就行,毕竟还得合作不是?”


“是啊。”


“那我走了,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吧。祝好运。”


“嗯,叶神走好。”


……


待叶修走后,喻文州渐渐收敛了笑容,将一直抱在怀里的一份资料递给一旁的黄少天。


“永绝后患吧,少天。”


黄少天翻开资料,目标人上,赫然是三个大字——


“周泽楷”


……


“OK。”


……


Game  Start。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弃号的三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