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的三火。

已弃号,文章将会搬入新号。
→yxx1020
↑新号搜这个。
请多指教。

【周黄】玫瑰和酒 02

#出了个意外!更新迟了万分抱歉!!QVQ#

#这周期末考,所以…迟几天更新#

#实在是抱歉!!QAQ#

#希望喜欢_(:з」∠)_#

周泽楷很讨厌这种充满了糜烂味道的地方。

只要你有钱,就能为所欲为,不论在这扇门后你是什么样的身份地位,只要你此刻能做到散尽千金,挥金如土,那么在此刻,在这里,你就是王。

毒品,烈酒,欲望,一夜纵情,永远不会缺席在这样醉生梦死的场合。

也许你会说,警局不正好可以管这种地方么?直接查封了不就好了么?

是啊,警局可以管,可周泽楷觉的就算警局能查封了全世界所有的夜总会,也动不了这里。

因为根本查不到任何把柄。

没有证据,天大的冤屈也没有用,这是毫不近人情的冰冷冷的规矩。

而且这家名为“蓝溪阁”的夜总会,出入其中的,物体不是有钱有权有背景的人。

这才是蓝溪阁真正的仰仗。

——「你知道我是夜总会,又如何?哪怕全世界都知道,也无法撼动我分毫。你查不出,也不敢动。查不出我的破绽,也不敢动我背后…无数的人。」

仅此而已。

“小周,上头的人已经到齐了…进去?”挂断了电话,江波涛有些为难的看着身边的人。同队几年,他当然知道周泽楷向来对这个地方很是反感,可偏偏这次的接待工作安排在了蓝溪阁,真不知道上头是怎么想的。

他们可是警局。

明知法,偏犯法。

“进。”也许是本身性格就比较乖顺的原因,对于上头的命令,周泽楷没怎么犹豫,心一横,也就同意了。“嘛,小周你也别太紧张,不是还有我么?”江波涛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以示安慰。“嗯。”虽这么应了声,其实周泽楷也知道江波涛跟他也没差到哪儿去,但总归是有这么一句话,安心了些。

“Welcome。”进了门,一个身着青花瓷纹旗袍的女子就迎了上来。江波涛略微看了周围,接着头疼的看向身边的人,“小周你果然应该遮脸,现在有种的感觉。”“……”周泽楷沉默的低下头,眉头微皱。“两位先生这边请,以及可以提供面具。”看起来女子是被指派来给他们指路的,周泽楷看了眼女子,明显感觉到了女子火热的视线,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面具稍后给先生送到。”说完后,女子便毫无留念的转身走开。

简直完美的工作态度和素质。

周泽楷和江波涛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的情绪,不过很快他们稍微放松的心情就被人打破了。

“哟?轮回的正副队都来了啊?怎么你们队里的那个叫孙翔的小伙子没来?”一个胖的体型明显超标的男子,一步三晃的走到他们面前,估计只有一米七的身高,一脸肥肉让人完全找不到他的眼睛,不过江波涛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局的局长,在看周泽楷,尤其是在听到这货还问孙翔怎么没来。

江波涛有点方。

他可是听说,眼前这位一局的局长,喜男色啊。

“孙翔说还想再整理一下卷宗,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所以没能来,深感抱歉。”江波涛斟酌了一下词句,回复道。“哦?那没事,没事,工作认真很值得鼓励了。”一局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不过那藏在肥肉后的小眼睛,看着周泽楷,满是贪婪的神色。

都说轮回的队长颜值高到不让别人活,今日一见,果然是个美人,而且没想到这副队长的也不错。

“别让咱们轮回的正副队站着啊,来来来,这边坐。”眼看那双咸猪手就要回上周泽楷的腰,江波涛整个神经瞬间绷紧,几乎是下意识的抬手挡住。

“嗯?”没想到突然被人挡住,一局的视线看向江波涛。

…靠,你嗯个什么鬼?!别对队长动手动脚的!!

“咳,一局,小周和我都是第一次来蓝溪阁,想稍微转一下,您可以先和别的局长玩一会。”江波涛组织了一下语言,顺便把周泽楷挡在了身后。“第一次来?那好奇也是应该的,去转会吧,不过十分钟后记得回来,今晚可是有节目。”一局似乎是接受了这个解释,却在转身时顺手在江波涛的手上摸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的哼着小调,回到了一群人群中。

我、日!

江波涛觉得整个世界瞬间就喧嚣了,差点没绷住给人一脚,一直没说话的周泽楷扯了扯人胳膊,“…抱歉。”“咦?小周你道哪门子的歉?”江波涛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刚才,他碰你。”算是身高优势吧,反正刚才发生的一幕周泽楷尽收眼底,“因为我。”周泽楷当然知道江波涛是为了保护他才会这样的,心里的歉意不自觉更深了一层,“所以,抱歉。”

江波涛眨了眨眼睛,看的人歉意的神色,连平时不怎么服帖的大概可以被称为呆毛的一撮毛都蔫了下去,于是,特没形象的,大笑了出来。

“哈哈哈,小周我要是怪你的话你看警局那些女的会不会把我给生吞活剥了哈哈,更何况你现在还、卖、萌!不行让我笑会哈哈!”江波涛扶着周泽楷,笑的…让我们用花枝乱颤来形容一下x,“…没有。”周泽楷瞬间委屈,好端端的他咋就卖萌了?

江波涛还准备说些什么,之前的旗袍女子突然间出现,径直走到了周泽楷面前,递给周泽楷一副银色的半遮脸面具,“先生,您的面具,以及,请入座,今晚的节目即将开始。”周泽楷接过面具戴上,在女子走后,江波涛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道,“小周你这样…帅成了另一个画风。”

和平时被调侃的那种呆萌感不同,莫名的…像藏了上百年的好酒,不愿意被人揭开真面目,让人迷醉的醇厚气息。

周泽楷无辜的看着人,江波涛“啧”了几声表达对高颜值的不满,拉着周泽楷顺原路回去,找了个不太显眼的位置落了座,看起来那个一局是喝的挺尽兴,至少没再过来打扰他们两个,江波涛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周泽楷说话,周泽楷只是在节目刚开始的时候看了一眼,便皱了皱眉头,低了头便不再抬起。

还算是安稳融洽的氛围,直到……

“哈喽,各位久等了,今晚的压轴节目,让我们…哎?”又一个节目结束,主持的妹子正准备调动一下现场氛围,却突然间怔了一下,接着拿开话筒对着耳麦低语了一阵,然后满脸掩藏不住的狂喜,“刚刚后台来了消息,说双核大大中有一个人今天心情不错,想演个节目,由于已经是压轴时间了,所以不知大家是否介意换节目?如果……”

“当然不介意啊!!!”话未说完便被一道声音打断,接着各种尖叫,不可思议的欢呼声四下沸腾起来,哪里还有一开始高贵的氛围。

“卧槽?!!还有这种福利?!!!今晚是爆了老子下半辈子的运气吧!!!”

周泽楷偏过头,发现这声音果然是一局的,真不知道那圆滚滚的身体是怎么做到运动那么敏捷的,反正一局是整个人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死死地盯着舞台的方向,周泽楷稍稍环视了下四周,发现除了和他一样还在状态外的江波涛,其余人无一不是入了魔般狂热的神色。

“那么,欢迎,蓝溪阁王牌之一,蓝溪阁最耀眼的太阳———”

太阳?

主持妹子说到这大概是故意停顿了下,也正好给了周泽楷愣神的时间,不过几乎是下一秒足以冲破苍穹的整齐划一的叫喊声,直接换回了周泽楷的神。

“夜——雨——声——烦——!!!”

整齐划一的叫喊后,便是此伏彼起的各种尖叫,主持妹子也不多做停留,随着她走向后台,灯光渐渐暗淡了下来,周泽楷看着那被留给所谓的夜雨声烦的舞台,极少见的,唇角勾起了一个极具讽刺性的弧度。

他还真不知道,夜总会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有阳光这种奢侈的东西?被遗弃的,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地方,莫说是太阳,连月亮也不配拥有,只能生活在最黑暗腐朽的黑夜之中,慢慢堕落而已。活在黑夜里的人,能活着就算是恩赐了,还妄图指望太阳?自称为太阳,也真不怕折了寿……

这一次,周泽楷难得有心情的,正视那个舞台。

……

黄少天的心情是真的很好,毕竟周泽楷的脸可不是丢大街里就找不出来的,所以调着酒无所事事的黄少天,很容易就被不远处两个,尤其是其中一个已经笑得没啥形象的人吸引了视线。再到那个一直没什么动作的人转身接过面具的时候,那张帅到无可挑剔的脸直接在黄少天的心中和资料上的照片重合了。

是这次的目标,轮回警局的队长——周泽楷。

什么叫做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就叫得来全不费工夫!黄少天觉得这次自个儿的运气绝对可以去买彩票中头彩了,还没开始去找人这人就自个儿送到了他面前,接了那么多任务可没一个任务像现在这么轻松,毕竟每个目标人身边都是保镖成群的。

黄少天倒是有些好奇,周泽楷到底是摊上啥事了居然会有人买他的命,不过这并不在黄少天的工作范围内。

那么,观察开始。

随着音乐的前奏响起,原本暗淡的灯光瞬间全部熄灭,接着一束淡金色的灯光聚集到舞台中央。“Hello,everyone。”黄少天调整了一下麦的位置,也不管台下的尖叫不休,自顾自的说道,“准备有些匆忙,今个就来曲烟雨王牌新出的歌吧,music。”黄少天这么说着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某个方向,正巧看到周泽楷有些许惊讶的神色,挑了挑眉,收回了目光。

看起来不是什么难缠的角色啊。

周泽楷会惊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金色的半遮脸面具,偏黄的发色,有些宽大的白色圆领衫向左边倾斜,堪堪露出小半个左肩,浅棕色的卷边七分裤和板鞋,和印象中的夜总会该有的形象不同,透露出的是干净纯粹和…阳光的味道。

黄少天可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想的,随着音乐前奏到了尾声,大厅的氛围随着黄少天的开口瞬间爆发。

「舞台下狂浪的声潮,这炽热温度受不了,聚光灯融合皮肤黏粘汗水暧昧甩不掉」

「再装腔作势的吟叫,再漫不经心地媚调,闭上你肮脏的眼和嘴渗入带毒的香料」

「被怎么样精心打造,可爱清新还是风骚,所有口味任你挑,我才不是强颜欢笑」

「目空一切的偶像,为贞洁立着牌坊,麦克风后的红唇,曾为谁纵情合张」

「弱者总是在台下,我要把我贱相高唱」

「献出奴态装模作样,只想将你滋味饱尝」

「……」

是了,这是一首足以揭露这个社会,许多黑暗内幕的歌,也是烟雨音乐公司至今为止唯一一首小黄曲。

当初所有的人都不理解以至于反对烟雨王牌——楚云秀出这首歌,当时这件事情闹得还挺大的,虽然不知道最后出于什么原因烟雨同意楚云秀出这首歌。而在录制的当天楚云秀因为感冒,嗓子有些沙哑,为这首歌凭添了一丝魅惑的气息。

于是,一首歌,瞬间红遍了大陆。

今日由身为男性的,黄少天的演唱,唱出了这首歌本该有的感觉。

……

因为这首歌,本就是写男性的。

……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何时被沸腾的人群带了起来,放眼望去,原本坐着装高贵,装矜持的人全部站了起来,涌向舞台前,连江波涛的身影也找不到了。

「吮吸这发情的药,快要把身体点着,价码早就贴了标,占有我吧这一秒」

当黄少天唱出这一句的时候,周泽楷自己觉得耳边都是嘈杂的类似于“干死他!”的尖叫声。

无论男女,皆已疯狂。

这算不算一种证据?啊不对,没带录音笔。

周泽楷居然特有闲心的这么想到。

“哎!别…别挤!前前前面那个让开!!啊疼——!”完全处于状态外的周泽楷只听到身后传来略显慌乱的喊声,接着就被人从背后撞上,直接向前推进了几步,随后就被拥挤不堪的人潮带着往前去,只能听见后面模模糊糊的道歉声。

等到终于可以稳住脚步,视线中已是舞台的边缘地带。

被挤到…前面来了?

「水蛇一般扭动的腰,在应和谁的征召,万丈光芒的牌坊,都不如此刻重要」

周泽楷还在思考要怎么回去,视线里突然多出来一双浅棕色的板鞋。

接着,极具挑逗性的歌词,和着稍显清亮却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周泽楷的耳边炸起。

抬头,与低着头的黄少天,目光相撞。

由于黄少天是弯着腰的姿势,而周泽楷的个子又比较高,所以就差那么一点点两个人就会撞在一起。显然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的周泽楷反射性的向后退了一步,只是视线却依旧没能和黄少天错开。

挺纯的啊。

黄少天有些好笑于周泽楷的做法。

事实上,黄少天没有注意到,只凭借唱功而不凭借感情唱歌的自己,第一次在唱歌的时候,眼里含了笑意。

即使那笑意浅到根本看不出来。

「别谈什么自命清高,目空一切最无聊,镜头以外皆可抛,不过是博君一笑」

向前迈了一步,黄少天伸手,正好触碰到了周泽楷脸上的面具。在周泽楷有些错愕的神色里,唱出了最后一句话。

「百媚千娇手舞足蹈,都是幻想的浮泡,占有我吧这一秒,清醒后再回味最后一次拥抱」

这种话,即使那是一首歌,在夜总会里,也是暗示的意思。

周泽楷迅速收起眼中错愕的神色,然后…

反感。

黄少天在周泽楷的眼里,看到了反感。

挑了挑眉,黄少天懊恼的发现这一次自己,似乎算错了方向。

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

“长的挺不错啊。”完全不在乎人家戴着面具自己怎么看到人家的脸,黄少天秉承睁眼说瞎话的功能,凑到周泽楷耳边,无视周围不满的叫嚣,道,“不过,不对胃口。”

语罢,也不管周泽楷是什么样的表情,转身回到了舞台中央。

反感就反感吧,反正都是要杀的。

由于舞台中央距离周泽楷还是比较远的,所以黄少天看不到。

周泽楷复杂的表情。


——————

歌来自洛天依的(*/ω\*)超喜欢这首歌!感觉药仙儿唱的也超棒!

对啦。自我介绍一下!这儿阿焱!_(:з」∠)_你们也可以叫我阿宸![语c圈名是殁宸:D]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弃号的三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