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的三火。

已弃号,文章将会搬入新号。
→yxx1020
↑新号搜这个。
请多指教。

【周黄】玫瑰和酒 03

#我终于更新了…[喜极而泣qwq]#

#整个人瘫软的没有动笔的欲望…bu!#

#总之!大家新年快乐!!♡#
——————
黄少天退下舞台离开后台之后,径直走向了之前拉叶修进去的通道,站在了一间会议室的门前,拉开门的那一个瞬间,黄少天随意的将头向左侧一偏,接着就是一个泛着银光的物体从右侧飞过,钉在了黄少天身后的墙上。

“喂喂我说我这不过才出去不到十分钟你们两个这是要拆家了么?得我看下次搬家都不需要拆迁队了直接你们两就足够了,那什么宋晓你怎么在旁边站着看戏也不劝劝?郑轩…你能别抱着你的电脑一边喊着压力山大吗?咦队长为什么你也站旁边看戏啊?”黄少天摘下了面具随手丢在了沙发上,看着满屋子乱窜的两个人内心有点方。

“啊啊啊啊—黄少你回来了!!黄少救命!!徐景熙前辈要杀人了!!”很明显已经放弃了向其他人求助的卢瀚文,一转身就朝着黄少天飞奔过来。“哎?我艹!瀚文你别过来最少也别带着一堆暗器过来!!”黄少天想都没有想就往旁边一躲,一点儿也不想和卢瀚文身后黑压压的一群家伙打招呼。“好了好了,别闹了。”喻文州终于发话了,抬手拽住卢瀚文的后衣领将他提溜到一边,躲开了一串暗器,“小卢你这次的确有错。”“可是我不是故意的…”卢瀚文委屈极了,“我只是想去看看黄少,顺便看看那个什么周泽楷…”“那你也不应该乱动景熙的东西啊。”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还有郑轩的追踪器,真的…只是顺便?”

“还顺便?这要是顺便的话那真是见鬼了。”徐景熙收起了手里的一把银针,一脸痛心疾首的看着自己已经被糟蹋的不成样的易容箱,道,“都开始自个学着易容了,可是小卢你不会易容啊简直浪费了我辛苦收集的材料!”“追踪器也不是一定不会被发现啊压力山大。”郑轩苦笑着,“更何况还是在研究中的追踪器,老徐差点要把你扎成刺猬了。”

黄少天听到这里可算是明白了个大概。总的来说就是卢瀚文这娃想帮他减轻点负担,但是很可惜似乎给其他人造成了不小的精神+物质伤害。

“可是,我就是想帮帮黄少啊,早点解决那个周泽楷早完事。”卢瀚文有点委屈,似乎还想说什么替自己辩解一下,黄少天突然上前一步,抬手使劲揉了揉卢瀚文的头。“行了,瀚文你也别瞎操心了,我的任务我自己会解决,难不成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不,不是!”卢瀚文急忙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是不相信黄少天的能力,“我,我就是…”

“小卢,你还需要成长。”喻文州突然用一句摸不着头绪的话打断了卢瀚文,“还记得你刚刚来蓝雨,我教给你的共通准则中,第一条准则么?”
卢瀚文怔了怔,眸子中的光彩瞬间有些许黯淡了下去,原本算得上张牙舞爪的动作也收敛了起来,久久沉默不语。

准则啊…

杀手之间,没有帮助,只有合作。

不般配的能力,凭什么组合在一起?那样只会碍手碍脚而已,就像是杀手不需要感情,不需要朋友 、恋人、亲戚、家人这样的关系一样,那样只会让一个杀手断了最锋利的刀,钝了最尖锐的刺,达不到最完美的,无懈可击的成果。

淬了解药的毒液,还有什么用处?

“哎哎我说队长你又教给瀚文什么东西了?瀚文可不像咱们当时的状况你可别让这么点大的娃受刺激了,苗子还没长好就先长歪了岂不是要让别家笑死。”黄少天一看卢瀚文的表情就知道喻文州又教了什么打击还未出师的娃自信的东西。

“少天你可别误会我,我只是实事求是。”喻文州保持着一贯的微笑,然而熟知喻文州心脏的黄少天表示打死叶修他也不信,哦当然这些话在心里想想就好了还是别说出来的,只要不是想早死早超生的话。x

“对了,虽然当时人那么多,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黄少天看了眼身边的孩子,“瀚文这次就别趟这趟浑水了。”“嗯。”卢瀚文出奇的没有反驳,只是闷闷的应了声。

“郑轩,关于轮回那边的资料你收集全了么?”黄少天拍了拍卢瀚文的头,走到了郑轩身边。“我看看…差不多了,大概再给我半个小时整理下脉络就好了。”郑轩打开了电脑,双手飞快的敲打,“黄少你是想…”

“少天你是想提前计划?”喻文州先一步点破了黄少天心中的想法。“是啊,出了个瀚文这样个状况,放任过一晚有些不安心。”黄少天可是个机会主义者,但是,可不期望自己身上出现什么漏洞成为别人眼中的机会。

“这倒也是,听说周泽楷的心思还是比较缜密的,而且据说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也是个心脏的人。”喻文州认真的思索了一下,道。

也…

听到这么一个字眼,瞬间周围的一圈人都沉默了下来。

仿佛很有槽点的样子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吐槽!x

“所以我又得忙活了啊。”徐景熙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整理起自己的易容箱,“黄少你这次整什么样的?”“啊?不!!我这次就不要了,反正戴个面具过个场就行了,倒是宋晓你端稳点可别打到我了。”黄少天一听又要易容,瞬间头都疼了起来,秒秒钟拒绝+转移话题。“喂喂,黄少你别看不起人好吗好歹我也能百步穿杨啊!”宋晓翻了个白眼,“话说在离蓝溪阁那么近的地方…这查到了蓝溪阁头上咋办?”

“放心,没人敢动。”喻文州将黄少天丢在沙发上的面具拿起来递给黄少天,“讨论一下详细步骤吧,以及…”

“队长,我出去一下。”一直没说话的卢瀚文突然出了声,然后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拉开了会议室的门,出去,关门。

……

“所以我说队长你刺激到瀚文了啊。”

……

关上了门,卢瀚文其实并没有走,只是靠着门框,低着头看不清他的神色,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的样子吧,卢瀚文轻声道,“如果杀手什么都不需要,那我们算什么…”

难道,只是毫无牵连的合作者么?

这算是一个问句吧,只可惜此刻没人回答卢瀚文。当然,在未来的某一天,黄少天会给卢瀚文一个回复,只不过不是现在。

……

“那么,计划就是这样,还有什么疑问么?”喻文州收起了钢笔,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一幅清晰的脉络图。

“没问题。”“没。”计划中的核心人物—黄少天、宋晓很快接过了喻文州的话,一旁的徐景熙上前开始为宋晓义易容,而另一边,郑轩也完成了对轮回的资料收集整理的任务,把电脑推到了黄少天的面前。

没过多久,徐景熙的易容工作也已经完毕,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宋晓接过了黄少天递来的电脑,开始快速查看轮回的信息,喻文州此刻关闭了会议室电脑中的监控界面,道,“看起来他们是准备到散场时才走,还有四十分钟散场,那个时候就是机会,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一击必杀啊…”黄少天看起来似乎挺喜欢这个词的,眉目间是完全遮掩不住的跃跃欲试。这时宋晓也看完了资料,站起身来接过徐景熙从易容箱底部的暗格中翻出来的手枪和消音器,开始了组装。

时间在只有手枪重组的“咔咔——”声中一分一秒的流逝,会议室里沉默的诡异,直到…

“轰——”“砰砰砰——”

属于爆炸的轰鸣声与各种枪械类武器开枪的声音在一瞬间的汇集,足以给人的耳膜带来巨大的伤害。

会议室内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这完全出乎于意料的,在掌控之外的事让这五个人有刹那间的茫然,与此同时,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卢瀚文冲了进来。

“据大厅传来的消息,似乎是一次恐怖袭击,现在大厅一片混乱。”顿了顿,卢瀚文的视线落到了喻文州身上,“根据我听到的…枪都是朝上放的,应该只打破了几盏吊灯,目前大概是无一人伤亡,不像…正常的恐怖袭击。”听卢瀚文这么一说,其余几个人的视线也不分先后的落到了喻文州身上,似乎是希望听见他们的队长说,这一次的恐怖袭击是他安排的,但是,他们只看见了喻文州不解的神色。

“啊~啊~烦死了想那么多干嘛啊。”第一个不耐的是黄少天 虽说这是件状况外的事,但反而,对他们的计划更有利了。恐怖袭击啊…死几个人当然是没问题的吧。“怎么看都觉得像个状况外的帮助啊。”宋晓把手枪往腰间一别,吐槽了句。喻文州倒是很快处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抬手看了眼腕间的表,下了决定,“不管如何,计划照常,三分钟倒计时,少天宋晓你们去大厅伏击,郑轩景熙处理好会议室里的一切,小卢你和我一起去准备接应。”

“OK。”整齐划一的回应,黄少天戴上了面具,先一步离开了会议室。宋晓再次确认了枪的状况,喻文州拍了拍宋晓的肩,道,“利用好现在的状况,这真的是个挺不错的状况。”“知道了,队长你放心吧。”宋晓点了点头,随后走出了会议室。

大厅…

顺着墙根一路算得上摸滚打爬出来的黄少天,停在了一个墙角处,对着外面的大厅张望了一眼,随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喂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整个蓝溪阁的人一窝蜂的往外挤,你们身为恐怖分子的职业素质呢?!带不带这么开玩笑的?!还有那边几个开枪的,卧槽就算是擦枪走火也没你们这么不准的吧?!你们这是跟天花板有仇呢?!!!

黄少天跟身后紧随而来的,同样看到了大厅中的状况的宋晓换了一个“世界观都重塑了”的眼神。默默叹了口气,却也只能认命地继续执行任务,在疯了一般的,人家还没拿他们怎么样就已经开始鬼哭狼嚎的人群里搜索周泽楷的身影。

然后黄少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超过一米八的大个子简直比小天使还暖心,尤其再配上周泽楷360°无死角的脸,分分钟从人群里找出来的节奏。

宋晓很明显也看见了周泽楷,再次交换了一个确认性的眼神,宋晓便不多做停留,顺着一旁的安全通道向二楼去找一个最佳的伏击地点去了。黄少天当然不担忧宋晓如何避开二楼的一堆恐怖分子还要找到一个最佳伏击点,如果连这点都会出现失误的话那绝对不可能进入蓝雨。略微观察了一下情况,黄少天决定迂回几个通道,再从大厅靠近门的左侧边的通道扎入人群里,因为那是离周泽楷最近的一个通道,而且这次的任务黄少天所要做的事情非常轻松,就是让周泽楷能啥也不思考的站立个几秒钟,让宋晓有个瞄准开枪的时间。

扎入人群→找到周泽楷→假装行动不便把周泽楷拦住→宋晓开枪→任务结束。

黄少天的想法非常简单粗暴易懂,同时也非常大胆自信以及…相信别人。做了这么个决定,黄少天开始了他的迂回路线。

……

好多人

好挤

江,在哪?

恐怖袭击来的时候,周泽楷可是相当的镇静,大概是拜了强大的心理素质所赐,于是在下一秒,周泽楷下意识的想找到江波涛的身影,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来蓝溪阁玩乐的人真的是太不经大风大浪了,比那所谓的夜雨声烦出现还要躁动混乱的现场,别说找人了,连自我控制都成了个问题。

于是周泽楷很快就被卷进了人群中,开始的极不情愿地随波逐流。

再一次被人撞的一个趔趄,就算周泽楷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皱了眉头。不过这一次的人似乎挺有礼貌的,过腰的直发挑染了几缕金色,女孩抬头看着周泽楷,小声的说了句抱歉,也不管周泽楷有没有给回应便随着人群向外挤了。

金色…

周泽楷怔了怔,脑海中突然闪过了那个在舞台上极尽风华的人,那个明明是有着偏黄的发色却像太阳一般耀眼的人。

就像是眼前的金色一样。

等等…

眼前?

周泽楷有些讶异的睁大了眼睛,那个算得上熟悉的身影不知道是从哪里出现的,挤开了人群,也没有花多少工夫就已经挤到了他的附近。

看起来很镇静啊…

周泽楷这么想到。

“哟,是你啊。”躲避开了最后一个人,黄少天以一种特别悠闲的神情对着周泽楷打个招呼。“嗯…”天生的无口属性让周泽楷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复黄少天,只是应了声。

“哎我说你是一个人来的么?话说你是做什么工作的看起来挺镇静不害怕么?”黄少天一点都没有在意自己一种镇静的神色去问别人害不害怕这种事,毕竟其是纯粹就是扯话题。

这时,耳麦里穿出了宋晓的声音。

差不多了…

下一秒,黄少天似乎是被人撞了一下,整个人扑在了周泽楷的身上,同时以一种比较微妙的姿势露出了周泽楷心脏的位置。

“砰——”

Game  Over…

然后黄少天感觉到的是,肩膀处不断的流出温热的液体。

靠,失误了…

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可惜子弹里淬的毒很快就发挥的作用。

黄少天在闭上眼睛之前,只能看见周泽楷有些慌乱的神色。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弃号的三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