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的三火。

已弃号,文章将会搬入新号。
→yxx1020
↑新号搜这个。
请多指教。

【周黄】玫瑰和酒 04

#我以为我毕业前不会更新了_(:_」∠)_#

#事实证明我特么的更新了!惊讶x#

#大家食用愉快!(○` 3′○)#

————————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入目的既不是一片苍茫的白,也不是有神论者所描绘的阿鼻地狱,而是有着复杂暗纹的浅色天花板。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根本无法阻挡阳光的热情,一股脑地扑在窗帘上的阳光,在地板,各种家具,以及黄少天的身上投下昏暗暧昧的光。

天亮了啊…

做出这样一个判断,黄少天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向远离窗户的地方挪动。毕竟活在暗中的人,对阳光挺没有好感的不是么。

只不过这样一动,撕裂般的疼痛从肩膀蔓延开来,引得黄少天忍不住低低的倒抽一口冷气。

但是下一秒,黄少天关注的重点就不在自己的肩膀上了。

而是在离自己不远的沙发上,靠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周泽楷。也许是经常这样小憩的缘故,周泽楷的姿势自然的很,完全没有什么别扭或者不适应的样子,只不过从微皱的眉头可以看出,周泽楷这一觉睡的不是很踏实。

不得不说周泽楷的脸是真好,这副模样要是放出去,指不定要招惹多少女性嗷嗷叫着心疼。可是,这番景象落在黄少天眼里,却只代表了两个字——机会,一个真正的,一击必杀的机会。

试问在一个杀手面前,自己的目标人睡的毫无防备,杀手会怎么做?尤其这个杀手还是一个机会主义者。

于是黄少天反应迅速的向自己的腰间摸去,却没有摸到熟悉的冰凉,怔了怔,黄少天才想起来这次的任务主要靠宋晓,自己就是去过个场吸引一下视线,所以秉承着轻装上阵易跑路的思想,自己就把冰雨留给了徐景熙。

靠,简直祸不单行啊。

黄少天郁闷极了。做了那么多任务,这可是第一次感觉到了心塞塞到突破天际!

可是黄少天大大你有听说过“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么?(让我们愉快的忽略没有写出来的后半句话(:3▓▒)

所以凉水就来塞牙了!哦,当然这既不凉也不是水更不是来塞牙的……(等等你这句话到底是来干嘛的?!   咳,打个比方不要在意这些细节(:3▓▒)

当感觉到肩膀上那种热乎乎的,向外流淌怎么也止不住的情况,黄少天的脸色变了。

连原本因为灿烂的阳光而干燥纯净的空气,都沾染上了淡淡的血腥味,并且还在继续被血腥味腐蚀,使得整个环境瞬间诡异了起来。

“…艹?”低骂了一声,黄少天已经不敢伸手去摸自己的背了,那种一摸一定会一手血的感觉谁能告诉他这其实是错觉?!!想到徐景熙交给宋晓那颗子弹时忍不住的兴奋和一点点小骄傲的神情,黄少天可算是明白了徐景熙当时为什么会露出那种表情了!

这除了毒以外的附带血流不止的惊喜简直了!如果不是时间地点人物三要素不对黄少天真想冲到徐景熙面前给他比一个大拇指!然而现在黄少天觉得如果他是一个女孩子,再加上没人注意到他肩膀的状况,那么所有人的第一反应绝对是“这妹子来大姨妈了么还流了一床?!”

只不过意外的成为徐景熙捣鼓出来的新产品的实验者,黄少天是想把徐景熙吊起来打一顿的。哦,当然那个在最后关头撞了他一下直接导致他中枪的人也是要被吊起来打的!

虽然黄少天压根不知道撞他的人是谁。

明明已经血流不止生命垂危的黄少天居然开始了走神,而且思维越跑越远很明显有去非洲大草原驰骋一圈的势头。

最后唤回黄少天神智的是一个算不上温柔的拉扯,而且力气还不小。

黄少天瞬间觉得肩膀更疼了。

周泽楷是被血腥味呛醒的。

已经浓厚到一定境界的血腥味导致原本就睡的不踏实的周泽楷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血海和尸体倒是挺有震撼力的,再加上近几个星期轮回都在研究那个杀人案件,秒秒钟真实到足以把人给吓醒。虽说周泽楷是个无神论者,但这毕竟像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骗去看恐怖片最高潮的情节,惊吓值还是有的。

于是周泽楷一睁眼,就是窝在了一个阳光照不到的角落,一只手攥紧了床单,一言不发的黄少天。裹住了肩膀与小半个后背前胸的绷带已经被鲜血浸透了,多余的血液顺着腰线一路下滑,在床单上晕开斑斑点点。

很疼…吧?

再次受到惊吓的周泽楷,想也没想就上前几步打算查看黄少天的伤势,只是过于慌乱的拉扯很明显让黄少天的疼痛感又上升了一个档次,霎时间黄少天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又白了几分的脸做出一个哀怨的表情盯着周泽楷。

当然黄少天不能说话了这个消息传出去一定会让所有和蓝雨有联系的组织甚至于蓝雨自己都会有一种喜大普奔的感觉,虽说现在这个状况不太对。

“别别别扯!嘶——疼——”黄少天有气无力的用另一只手拍开周泽楷的手,大脑内开始了艰难的斗争,思考者自个儿是找徐景熙要解药还是…找王杰希那个家伙给自己看看。

不过仔细想想,王杰希那个微草的阁主可比徐景熙来这送解药容易解释多了,毕竟好歹还有个中医身份打掩护。

于是黄少天愉快的忽略了在一旁因为他一句疼而不敢再有什么动作,可怜巴巴的轮回队长。

一阵沉默。

直到…

“哎?我靠你干啥呢?!别碰啊疼疼疼疼疼!——咦?”当沉思中的黄少天感觉到一双手小心翼翼的攀上了他的背,几乎是下意识的惊恐的叫了出来,预料中的疼痛席卷而来,但随之消失的,是那种生命流逝的感觉。“止血。”周泽楷不知道从哪儿拖出来一个沉重的木箱,打开来后呈现在黄少天眼前的是琳琅满目的草药,伴随着异常浓厚却很好闻的药香味,即使不识草药,黄少天也能猜出来这些草药的珍惜程度。

这轮回为了他们的队长,也太大手笔了吧?

黄少天咋舌。

不过这血虽然止住了,可还有毒呢,又不是王杰希那个家伙可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黄少天打定了主意,一边掏手机,一边对周泽楷道了几声谢,周泽楷眨了眨眼,有点害羞似的轻声说了句不用谢。

不得不说带手机真是个正确的选择,而且居然没坏!黄少天可记得当时情急之下自己把耳麦扔了,估计现在是尸骨无存了。

「喂喂!!王杰希!!十万里加急啊我现在正面临人生中最艰苦的环节生命垂危命悬一线!!!你忍心看我一个大好青年折于这花一般的年华么?!!」

王杰希很快就回了短信,「忍心。」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眉毛抖了抖,「靠靠靠靠靠?!!好歹咱俩出道就隔一年啊还是因为你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啊!!还有没有点职业精神了?!!」

「职业精神?行啊,你自己了结自己,要不给你点毒药,保准更快。」王杰希根本不和黄少天讲情分还是职业精神这种东西。

“…………”黄少天这活了二十多年难得的无语凝噎。

「…我是说真的,这次失误大发了,差点把自己给搭进去了,你快过来我就要你一滴血啊!!」

失误?

一家名为“中草堂”的中医铺,半靠在美人椅上的,有着一双一大一小奇异眼睛的男子,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虽说只要是一个人难免有失误,但王杰希甚少觉得这两个字会出现在黄少天身上,还差点把自己搭进去?估计是挺严重的不然黄少天也不会要他的血。

王杰希身为微草阁主,生为药人,药人之血,可解天下所有的毒。

……

有点意思。

「行吧,在哪?」

看到王杰希终于松口了,黄少天简直要喜极而泣,刚准备回消息过去,黄少天才猛然发现,他压根不知道这是哪。手指尴尬的在手机屏幕上停留了半天,黄少天只得默默地扭过头看着坐在床沿帮他上药的周泽楷。

“?”察觉到了黄少天的视线,周泽楷一脸茫然的回望过去。“哎,我说你叫啥来着这又是哪儿啊?”黄少天决定装傻。周泽楷手上动作顿了一下,接着又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上药,“周泽楷,我家。”“哦哦这名字挺好听的啊,那啥我叫黄少天,嗯…我…靠我把名字说出来了∑”永远是语速快于脑速,在反应过来之前黄少天已经把自己名字报出去了。

一定都是周泽楷这张脸的错!美色误国啊!

黄少天郁闷。

“?”周泽楷再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明所以的看着神情激动的黄少天。“咳…没啥没啥!”黄少天心塞塞的岔开话题,“其实我想问地址的,打算找我一个做中医的朋友来帮我看看。”黄少天的表情很真挚,但事实上在提到朋友两个字的时候,黄少天是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的。

天知道他们蓝雨和微草多大仇!

周泽楷眨了眨眼,也没纠结黄少天挺明显的欲盖弥彰,只是默默地报出自家地址。

也许,夜总会…不允许说出真正的名字吧…

……

“挺活蹦乱跳的啊,只可惜被打穿的不是你这张嘴。”放下了手中的检查仪器,王杰希不咸不淡的表达了一下黄少天还能说话的遗憾之情。“靠靠靠多大仇啊你盼着我挂是不是?我命硬着呢你不还没挂么。”黄少天毫不客气的喷了回去,然而王杰希根本懒得理他的低水平垃圾话,自顾自的在药箱里翻出了一袋袋药。

“这些都要吃么?”问这句话的是江波涛,半小时前赶过来的江波涛,正好碰到了站在周泽楷家门口沉思的王杰希,细问之下才知道是昨天晚上救了周泽楷的人的朋友,还是个医生,于是江波涛立马把人领了进去。

“如果不想留下后遗症的话。”王杰希拿出最后一袋药,视线一转就看见了黄少天一副惊悚的,宁死不从的表情,这要是给不知道的人看见了,指不定以为他这是要失节了跟贞洁烈女似的。“你要还想拿的起,端的稳的话。”考虑到有外人在,王杰希只是隐晦的指出要是还想继续和冰雨“相亲相爱”的话就乖乖吃药。

听到这么一句话,黄少天的脸色瞬间变了,内心那叫一个苦啊。

当然这副表情落在周泽楷的眼里,就是特委屈的那种,跟被欺负狠了的哈士奇似的,水汪汪的眼睛。

会心一击。x

“对了,我要帮他处理一下伤口,换个绷带,之后需要立即服药,你们一个去熬药,一个帮我打盆温水来行不?药的剂量袋子上有标。”

“行,我去熬药,小周你去打温水吧?”不得不说江波涛的交际力真是杠杠的,这才来半个小时就已经在谈话方面不知道比周泽楷好了多少倍,虽然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周泽楷压根不怎么说话。

估计到现在为止说的最长的一句话就是给黄少天报自家地址吧。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看了黄少天一眼,而此刻黄少天还是在用委屈哀怨的表情看着那一袋袋药,周泽楷神色纠结了一下,突然上前抬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药不苦,要吃。”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很快回来。”说完也不管剩下三个人微妙的表情,快步走出房间。

“那我也去了。”江波涛友善的朝另外两个人笑笑,带着点疑惑也走出了房间。

……

“现在,我们可以聊聊发生了什么了么?”

……

“小周,你这是咋了?没见过你对一个陌生人这么亲近啊。”走廊的拐角处,江波涛拦住了周泽楷。“不,恩人。”周泽楷想都没想就反驳了回去,停顿了几秒,接着说,“可爱。”“卧槽不是吧?有生之年我居然可以听见你这么评价一个人?啧啧这要是传出去估计轮回那群女的都要哭了。”江波涛咋舌感慨,“不过说真的你对人家可真上心。”

江波涛会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毕竟昨晚眼前这个警局第一脸,轮回队长,怀里抱着昏迷的黄少天,毅然决然的将已经泛黑的毒血从黄少天的伤口里吸出来,那场景真的把江波涛吓坏了。

不过如果不是这样,黄少天能不能看见今早的太阳还真不好说。

“是恩人,应该。”周泽楷又不是真木头,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江波涛的语气的没有责备,满满的都是调侃,不自觉耳垂微红。

“是是是,应该应该,那么你现在应该去给恩、人打温水了哈哈。”

……

“大概就这样了后来我昏倒了就不知道发生啥了。”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黄少天拽过桌子上的水杯咕嘟咕嘟的灌水。“真不知道说你是去杀人还是救人好了,挺伟大的,英雄救美啊。”王杰希将绷带打了个活结,意思意思吐槽道,“不过能把你毒晕这毒药挺厉害的啊。”“鬼知道啊徐景熙那家伙就喜欢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放下了水杯,黄少天表示累觉不爱。

“算了,这给你,我差不多要走了。”王杰希收拾了一下药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只有小拇指大小的玻璃瓶,里面是一滴艳红的血。“哟哟哟你还真舍得给我啊,没报酬,不过说句谢谢还可以。”接过了玻璃瓶,黄少天几乎笑弯了眼。

“没指望你给报酬。”顿了顿,王杰希道,“那个长挺帅的男人,是你的目标?”

“是啊,啧啧感觉挺单纯的一人啊,不知道得罪了谁。”黄少天头也没抬。

“是么…”王杰希眸子暗了暗,接着又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背起药箱,“走了,记得按时吃药。”

“知道了,一路顺风啊!”朝着王杰希摆摆手,黄少天躺回了被窝里。

……

“单纯?难得的评价。”已经远离周泽楷的家,王杰希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喃喃道,“难得到,让人觉得不妙啊”

不过,没那个好心去提醒。

好像更有趣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弃号的三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