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的三火。

已弃号,文章将会搬入新号。
→yxx1020
↑新号搜这个。
请多指教。

【周黄】玫瑰和酒 05

#更新!#

#为什么你们不给我小心心小拇指还有可爱的评论呢【哭泣】#

#这会让我没有动力的!x#

——————————

黄少天的心情非常郁闷。

非常努力的联系了徐景熙一整天,却一直被告知用户不在服务区,想想自个儿有可能被压箱底的冰雨,黄少天觉得心在滴血啊!最终费了十八般武艺联系上了喻文州,从喻文州口中得知徐景熙是去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山区采集被卢瀚文浪费的草药去了,还把易容箱给带去了!说是要现摘现制,保证易容的最好效果,估计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了。

但这并不是重点!

最让黄少天抓狂的是,徐景熙没把冰雨给留下来!

卧槽这人脑袋里是只有草药和易容了么?!!为什么不去微草和王杰希相亲相爱呢?!!

无语问苍天的黄少天,接下来又得到了一个更劲爆的消息。那就是蓝雨全体人员做任务的做任务,出远门的出远门,办事情的办事情,简言之,就是,没!有!一!个!人!在!大!本!营!

也就是说,没!有!人!给!黄!少!天!送!枪!支!

于是黄少天险些气的摔了手机,喻文州好脾气的在电话里劝了黄少天一通,说任务不急时间还充裕,到最后,喻文州告诉黄少天在蓝溪阁二号会议室的一块活动木板下,有一支一发子弹的袖珍枪。

嗯,瞬间黄少天感觉又能爱了。

挂了电话,删除了所有的记录,黄少天将手机塞回口袋,偏头看向已经夕阳西下的窗外,出了神。

于是周泽楷回到家,一推开房门,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

金橘色的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暖洋洋的仿佛圣诞节壁炉的火光,晕开了一片温馨,身穿黑色衬衫的黄少天半靠在床头,被子被拉至腰的地方将下身盖的严严实实,左手抬起支着下巴,望着窗外,右手放在被褥上,指尖不规则的跃动着,被卷起一个边的袖口堪堪露出手踝,黑色的衬衫衬得一双手如同用雪雕刻的艺术品。

一瞬间,周泽楷的脑海中闪过一句话——“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哟,回来了?哎话说我很好奇晚上吃啥?今中午都是那叫啥…哦江波涛做的饭,不得不说手艺挺不错的,不过说真的你一看就不像会做饭的人啊,你每天这么解决吃饭问题啊?难不成一直……?!”黄少天早在周泽楷打开大门的时候就知道周泽楷回来了,毕竟他的听力水平可是蓝雨第一!头也没回的就问周泽楷吃啥。

“……”

刚刚那么美好的画面一定是幻觉。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嘴角抽了抽,抬手,将一大袋子的东西塞进了黄少天的手中,成功阻止了黄少天继续向他实行魔音穿脑。

“外卖。”

“外卖?你不会这么多年一直订外卖吧?好歹要学会点厨艺技能啊喂!”黄少天打开袋子往里面瞧了一眼,立马满脸嫌弃的开启了语言轰炸,“还有油炸食品?卧槽这几样有点油腻啊…啧啧搭配的不均衡这样不好,真不知道你吃了这么多年是怎么没把脸整残的简直上天不公啊!!哦那啥我得保持我这把老腰还得工作所以我拒绝吃这些!”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黄少天硬是在最后才说到了重点,把外卖往床边一推,一脸“誓死不从”的样子。

周泽楷看着那一大袋子的外卖,陷入了沉思。

其实周泽楷真心没订过几次外卖,虽然压根不下厨房,家里的厨房跟个摆设似的,但这并不妨碍周泽楷吃不到东西,除了江波涛偶尔过来串个门顺带做饭,每天警局的那群女人都会以各种方式给周泽楷送小点心。在有次孙翔去周泽楷家里有事时把江波涛也给拽上,江波涛还一脸茫然着就被孙翔用一种“你傻么”的表情看着说,“队长又不会做饭,你不去了这饭点我怎么办?到外面搓一顿?”

…难道二翔你去小周家就一定要蹭饭么?

江波涛大大表示哪里不对有点心方。

哦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重点是从此以后,花样百出的爱♂心早中晚餐像雨后春笋一样一冒一大片,而且很有一年四季春暖花开花开不败毫不停歇的势头。

这真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x

“算了算了我一点也不想虐待自己的胃,哎你家冰箱里还有啥啊?我记得江波涛今天中午买了不少的菜应该还有剩余的吧?”黄少天毅然决然的“唰—”的一声掀开了被子,在周泽楷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从床上蹦了下来,踩在摆在地上的小熊拖鞋上。

好可爱…呃…

↑周泽楷的视线第一眼就是踩进棕色的拖鞋里的小脚,露出来的圆润粉嫩的后脚跟一看就有一种软乎乎的感觉,让人特别有戳上去的欲望。

至于那个“呃…”

周泽楷直愣愣的看着某个方向半晌,腾地红了脸。

之前为了各种方便,黄少天并没有穿裤子,偏长的黑色衬衫堪堪遮到大腿根部,随着黄少天从床上蹦下来的动作,周泽楷默默摸着良心表示他好像看见小内内了,而且还是嫰黄色的。

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

最重要的是黄少天笔直修长的双腿白花花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在黑色的衣服都衬托下,显得特别禁欲,也特别让人想将其拆骨入腹的欲望。

不…等等!打住!!

赫然发现自己的思维跑偏了而且势头还不太对的周泽楷,终于“舍得”把视线从黄少天的身上移开了,不过相应的,脸更红了。

如果现在放个生鸡蛋上去完全不怀疑蒸不熟啊。

“喂喂?周泽楷我问你话呢咋不吱声了?哎我说…咦?!你脸怎么这么红?”显然还没有注意到周泽楷异样的黄少天弯腰拍了拍自己有些僵硬的小腿,一边对于周泽楷不回答他的问题表达了强烈的不满,然后,抬头,黄少天惊恐了。

他对天发誓他只是受了伤但绝对没有感冒发烧所以绝对不可能传染!而且外面都夕阳西下了这人也到家这么长时间了怎么看也不可能是中暑好么?!

“…”周泽楷整个人非常不自在的僵了僵,几秒钟的迷之沉默后,周泽楷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想法。转身,拉开衣柜,抽出一条崭新的牛仔裤递给了黄少天,整个过程花了不到十秒,速度快到令人叹为观止。

一脸茫然的接过牛仔裤,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游离事外。明明自己是在问周泽楷为啥脸这么红,结果这人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塞过来一条裤子,瞬间黄少天只觉得他俩不在一个次元。

“呃…不穿…不好。”周泽楷眼观鼻鼻观心。

“……?!”黄少天顺着自己往下看,当看到两条白花花的腿以及若隐若现的嫩黄色内裤时,一时间竟然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内心疯狂刷过的跟弹幕似的复杂情感。

卧槽这是被看光了么?!咦咦咦不对当时处理伤口的时候就被看光了了吧?!不不不那个时候晕了不算而且王杰希也看过啊卧槽太可怕∑哎?等等脸红难道就是这个原因么?不是吧这到底算是纯情小处男还是弯成回形针的基佬啊?

与内心的喧嚣同步的,是黄少天略精彩的表情。

被人用一种五味杂陈的诡异表情看着,周泽楷头皮发麻,瞥了几眼门的方向,周泽楷说了句“看食材。”接着就跟躲什么似的蹿出了房门。

没料到周泽楷的反应这么大,而且还挺有趣的,黄少天在愣了几秒后,特没形象的往后一仰倒在了床上放声大笑了出了,根本不管在离房间不远的厨房里,对着冰箱在听到黄少天的笑声后一脸尴尬的周泽楷。

“哈哈哈—咳—”终于笑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黄少天可算是止住了笑,手中的牛仔裤仿佛还残有对方掌心干燥而炽热的温度,黄少天视线上移,原本绽的更灿烂的笑容却猛地一僵——在枕头的旁边,放着他的手机。

“…啧,这还能不能好了。”旋即错开了视线的黄少天,撇了撇嘴,翻身起来给自己套裤子,“真挺可惜的。”

……

厨房。

“好了好了,最后一道菜,来搭把手放桌子上我把这收拾一下。”将手中的盘子递给一边眼睛都在bingbing闪的周泽楷,黄少天伸了个懒腰宣告大功告成,“哎我说你快把你那双bingbing闪的眼睛给我收一下!快要闪瞎了啊啊啊—”“帅。”闻言把视线移到地板上的周泽楷,还不忘表达一下自己对于刚才黄少天秀厨艺的惊叹之情。

周泽楷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亲眼看到那种美食节目上,厨神那种各种食材调料什么的到处乱飞,炒锅一抖食材抖多高的,火苗如同在跳舞一样的技能。就像是变魔术一样的绚烂,这让世界观一直规规矩矩的周泽楷感觉摸到了世界观的边缘,就差打碎重塑了。

“嗯?卧槽哈哈哈看起来你也挺会说话的啊!没错没错我就是那么帅!我跟你说啊我还没这么高的时候就已经发誓以后要吃遍天下美食,做遍天下美食!现在蓝…咳,蓝溪阁的大家都特喜欢我做的菜!”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在自己的腰部笔画了一下,“要不是当年……”

戛然而止的声音,像是突然被关了开关的收音机,正专心致志听着黄少天噼里啪啦说一大堆话的周泽楷被这没由来的安静小小的惊吓了一下,眨眨眼睛看向黄少天,却发现对方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卧槽好险好险,差点把过去的事给抖出去了。

一直都是语速快于大脑的黄少天,在这一次大脑终于成功阻止了黄少天祸从口出,但同时也吊起了周泽楷的好奇心。

“当年,怎?”半晌没等到黄少天说话,周泽楷憋不住了,虽然对方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很明显是暗示不想说,但这并不妨碍是个人都有的熊熊好奇之心。“咳…没啥没啥就是些无趣的往事,行了别问这么多了快吧菜给送出去!马上就要凉了好么?!”显然不打算理会周泽楷这个问题,黄少天立马岔开话题,把周泽楷从厨房里赶了出去。

一时间,只有黄少天一个人的厨房,散去了原本由于灶火而火热的空气,没由来的让人感觉到了丝丝冷意。

当年啊…

难得安静下来的黄少天,默默伫立着,偏黄的碎发由于低头的姿势遮住了黄少天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许久后,因为失血过多还有些苍白的唇瓣,稍稍勾起了一个说不清当中意味的弧度,接着,黄少天抬起了头,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找不到一点儿笑意,有的,只是无尽的,像是寒潮突来而结满了冰锥的湖面,毫无波澜到死气沉沉,却能让所有望进那双眼睛里的人,一眼皆是伤。

当年啊,当年的暗无天日,血流成河,像周泽楷这种不说是含着金汤匙,也能够的上上帝宠儿资格的人,怎么可能能理解。

……

客厅。

“卧槽你不要跟我抢那个排骨!靠靠靠给我放下啊!”“不要。”“你这人…嗯?!你大爷的那个蛋饺是我放下去煮的!松开你罪恶的筷子!”“不给。”“你*+_%$#;~!”

吃个饭跟打架似的,周泽楷特庆幸当时买家具买了最结实的桌椅,不然他真的不怀疑黄少天能拆了大厅所有的桌椅。

再一次绑架了最后一个水晶虾饺,周泽楷看着黄少天已经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不自觉的笑弯了眼。

“我靠周泽楷我们俩没完!!!我今天一定要替这些食物行道收了你这妖孽!”张牙舞爪的黄少天已经举起了凶器——筷子,朝着周泽楷扑了过去。

然后。

“砰——”

也不知道是黄少天没有掌握好力道还是周泽楷压根没把这看做威胁,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人连着周泽楷坐的椅子一起翻倒在地上。

而且好死不死的是,反射性弹坐起来的黄少天,觉得他的唇瓣接触了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以及,现在大腿根部感觉到的火热的玩意。

卧槽?!!!!

场面尴尬。

“我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打破了…哦不,应该是让尴尬的场面升级了,黄少天跟见了鬼一样的从周泽楷身上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感觉自己的三观刷新了。

“…”红透了一张脸的周泽楷随后站起身,慌乱的掏出手机接通电话。

卧槽这人审美观真的没有问题么为什么会用这种手机铃果然是长得好看的心理都诡异么?!

黄少天内心复杂。

哦,其实黄少天误会了,这铃声并不是周泽楷设置的,而是今天中午江波涛折腾的。大概、可能、或许、应该…是为了整人玩吧。【望天】

“应酬?”听了半天的电话,周泽楷的心情到算是平静下来了,只不过这两个让他非常不感冒的字立马又破坏了他的心情,从微皱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并不想去,对面的人似乎又说了些什么,沉默了半天,周泽楷叹了口气,道,“去。”

“应酬?啧啧啧人民警察就是这么忙啊!哦不你应该是刑警吧?算了算了都一样,去吧玩的开心点!”心理素质极强的黄少天在周泽楷打电话的时候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跟周泽楷说话的时候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

夜。

窝在客厅沙发看电影的黄少天,敏锐的听到玄关处传来的开门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半天门都没有打开。

“这总不能跟我说黑乎乎的连门都开不好吧?啧啧我也是醉了。”从沙发上翻身起来,黄少天一溜烟的跑去开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比他高了半个头的身影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随之而来的,是夹杂着点奇怪味道的酒味。

“卧槽周泽楷?你这是咋了?你这是喝酒了么闻起来不太对劲啊…靠?”话没说完,黄少天卡住了。

因为这个味道,挺像催情的…

周泽楷窝在黄少天脖颈的地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黄少天的皮肤上引发黄少天一阵战栗。

这次,要玩大发了。

—tbc—
下章肉,但我应该…要停更了QVQ

评论 ( 13 )
热度 ( 46 )

© 弃号的三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