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的三火。

已弃号,文章将会搬入新号。
→yxx1020
↑新号搜这个。
请多指教。

【忘羡】此生逍遥

空山新雨后,呼吸间满是混合着青草味的泥土芬芳,阳光被剪的支离破碎,仿佛铺下了一层细碎的金绒,倒是衬的这山有几分仙气缭绕。

当然,在修道之人眼中,这依旧是一座鬼气森森的鬼山。

……

“别闹了。”一袭白衣的男子站在一棵巨大的树下,略微仰头向上望着,“下来。”

“我不!!”树上,一个黑衣男子斜倚在树干上,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我到现在都还不能坐下!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叫世人笑掉大牙!蓝湛啊蓝湛,你看你衣冠楚楚的,床上简直是禽兽!”

是了,树下的人正是蓝忘机,而树上,自然是魏无羡。

闻言,蓝忘机难得有一瞬间尴尬的移开了视线,旋即又将目光放回了人身上,淡若琉璃的眸子中清晰的印着树上人的身影,一字一句道,“红杏出墙,该罚。”

“……”魏无羡脚一崴,险些从树上掉了下来,手忙脚乱的跟个树袋熊似的抱住树干,整个人都惊悚了,“我靠!蓝湛你你你…谁教你这个词的?!!!等等等重点不对!谁红杏出墙了啊?!!一个六尾狐妖又艳又俗鬼能看上她啊!我不就撩了她几下么?!这都是为了让她露出狐狸尾巴啊!”

魏无羡内心哀嚎。

他又纯又干净懵懵懂懂不沦红尘不入世俗的含光君去哪了?!!!

……

这难道不是你的错么?

……

“不管。”不知何时蓝忘机已经御着避尘到了魏无羡的身后,伸手将那个被吓得抖了抖的人捞进怀里,眸底蕴着浅浅的笑意,“我的。”

他当然知道魏无羡是为了早点儿解决那只又艳又俗的狐妖,然后陪他回家一起滚床单。

只不过,男人和女人相谈甚欢的场景,男人狂傲的模样和女人的娇若无骨,当真刺眼。

……

越是平时压抑自我的人,占有欲,才是真的强烈到令人窒息。

……

魏无羡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脑海里突然闪现了蓝忘机第一次喝醉的时候,那双炽热的眸子。

也是如同现在这般,不容置疑的对他说,“我的。”

虽然当时被当成了是在说避尘,但无妨最后,还是践行了“我的”,这代表了一个人多年如一日的深情的两个字。

念此,魏无羡偏头,对着蓝忘机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蓝忘机一时间不明白这古灵精怪的家伙为何突然对着自己笑,下一秒,就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了他的鼻尖。

多难得,依旧在。

……

经历了半日的颠簸,哦其实窝在蓝忘机怀里的魏无羡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颠簸,反正就是一路没什么阻拦的到了山顶。

就跟怕人不知道这有个妖怪似的,巨大的岩洞旁歪歪扭扭刻着不知道什么字体,岩洞前寸草不生,稀稀落落的分布着暗红的土地。

“啧啧,隔了这么多年,咱俩又在一起杀‘妖’了。”魏无羡从蓝忘机怀里挣脱下来,跑到岩洞口往里面看了眼,感慨,“这种‘妖’是不是都一个德行啊?喜欢钻洞?说真的我挺好奇那只王八怎么爬进洞里的。”

魏无羡说的王八,自然是那只是封神未果,最后妖化了的屠戮玄武。

而现在他们所站的岩洞,倒是可以和那只王八拜把子的一条青蛇的老巢。

哦,也可以换个说法,一条妖化的,青龙。

“龙升天,蛇钻洞,天经地义。”蓝忘机将一颗避毒丹喂给魏无羡,然后拉紧了他的手,“蛇喜阴与潮湿,易滋生毒物。”

“是是是,蓝湛最关心我了。”魏无羡笑嘻嘻的扭曲蓝忘机的解释,动了动手指摆成与蓝忘机十指相扣的样子,“走!屠龙听起来可比屠王八威风多了。”

率先于蓝忘机一步的魏无羡,并不知道,蓝忘机看着他的背影,满眸温润。

年少轻狂,意气风发。

可真好。

……

真不愧是蛇钻洞,密密麻麻的洞口看的魏无羡头都炸了,这样找下去真不知道要找到何年何月,几乎是同时停下步伐的两个人望着对方,相顾无言。

“咳…蓝湛,我觉得这样可不行,咱俩得想个办法把他引出来。”魏无羡一手摩擦着下巴,走到一面坑坑洼洼的石壁旁,若有所思。

“嗯。”蓝忘机看着人的动作有点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刺啦——”锐物划开皮肉的声音,蓝忘机愣了愣,就看见魏无羡毫不在意的收回了在尖锐石块上划过的手,鲜血顺着指尖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溅成一朵朵小血花。

空气中立马充斥了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找不到什么替代品了,凑合一下好了。”魏无羡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只可惜,蓝忘机的表情冰的都可以掉渣了。

“哎…蓝湛你生气了?不是吧我没惹你吧生气啥?”魏无羡不解。蓝忘机的目光在人脸上来来去去几个来回,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撕下衣角替人包扎。

“你……”

“血腥味就算了还有这么一大股酸味!当大爷喝血还蘸醋啊!”一道绿色的影子闪过,砸在石地上尘土飞扬,灰尘散去,赫然是一条青色的蛇尾。

魏无羡与蓝忘机对视一眼,皆是讶然,显然没想到这只伪青龙能够口吐人言。

“啧啧,还有火气,大爷这吃饭不升火,哪来的粮食脾气这么爆。”出现在视野里的伪青龙,上半身是个人形,只不过头上长了个龙角,勉勉强强的长相更是因为言行粗鲁大打折扣。

但是重点并不是这个…

伪青龙人形的上半身,手中握着一双白嫩的手臂,被强制性挂在他腰间的,不过十三四岁的男孩脸色煞白,几乎要晕了过去。

可是这只伪青龙很明显从未停下腰间的动作。

蓝忘机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连魏无羡都收起了吊儿郎当的笑容。

蛇性喜淫。

当真恶心。

“嗯?哎哟我操!还是两个小美人呢!怎么,赶不及的想来伺候大爷?”伪青龙瞬间亮了那双墨绿色的眸子,直接扔了腰上的男孩,魏无羡眼疾手快的捂住蓝忘机的眼睛,眸底满是寒光。

“呵,我看你,是不想要那两个玩意儿了。”魏无羡冷冷的看着对面的蛇。

“哈哈哈!大爷不想要?你们想啊!…啊——!!!!”下流的语句,只不过,刚刚说完便是一声惨叫,蓝忘机单手搂着魏无羡,任由魏无羡捂着他的眼睛,不过,避尘已经毫不犹豫的,斩断了还直挺挺的两个玩意儿。

“都说了,你不想要,别要了。”魏无羡松开手,抽出腰间的陈情,笑的邪气。

……

“不、好、玩!”魏无羡一脸委屈的戳蓝忘机的肩膀,想想刚刚的场景,更不开心了。

说好的屠龙呢?!!说好的比屠王八帅呢?!!反正没飞升成功还是蛇一把火就行了是吧?!!

被称为“一把火”的火委屈极了。

随随便便一把火能烧死一条伪青龙?!!!

本宝宝委屈,但本宝宝不说。

“还有其他的邪祟。”蓝忘机只是淡淡的看了眼魏无羡,又收回目光平时前方。

“成!杀其他的!”咬了口苹果,魏无羡歪头疑惑,“不过接下来去哪啊?”

“江湖之大,去哪都成。”蓝忘机微微勾起了嘴角。

去哪都成。

只要有你。

此生江湖任逍遥。

#END#

评论 ( 6 )
热度 ( 67 )

© 弃号的三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