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的三火。

已弃号,文章将会搬入新号。
→yxx1020
↑新号搜这个。
请多指教。

#【信白】#一个段子懒得取名字了(。)

*写文我懒癌,于是写个段子吧。x
*反野不成反被操。(…)
――――――――
“狐狸。”
“谁给你的勇气,来反我家的野?”

峡谷难得的好天气,春风微拂着带起青草的芬芳。
与此不甚相同的,是峡谷内炮火连天的场面。

“控住了,快切对面后排!”
“李白呢???”
“欸?韩信呢???”

……

“呼…咳…”
抬手抹去唇角的血迹,不知是谁的鲜血在脸颊上溅开了星星点点,大抵是听见了什么动静,狐耳微颤,李白转头向身后看去,眸中只来得及捕捉到一抹银色,随即便是一阵天昏地暗,待回过神已被人压在身下。

“哦?狐狸何时,反应这么迟钝了。”龙族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带着三分桀骜七分狂肆的眸子蕴满了笑意,饶有兴致的看着身下微蹙了眉头的人。

“韩信?”好不容易分辨出了来者,李白下意识就要去拔身侧的剑,却被韩信先一步发现了动机,伸手便扯下李白的剑,将其丢开。

“…你!”武器不在身侧,又受制于人,李白的眸底闪过一丝慌乱,却又很快回归平静,只是瞪着韩信,一言不发。

“狐狸,谁给你的勇气,来反我家的野?”余光瞥见自家野区半残不残的野怪,和不远处伤痕累累的主宰,不用多想韩信也知道李白在打什么主意。

闻言,李白嗤笑一声,移开了目光看向别处。

“你说你,没蓝没红,残着血,想造反呢。”韩信也不恼,却是抬手捏住李白的下巴,硬生生逼着李白和自己对视。“不想发表些感想么?”

“既已受制于敌方,李某技不如人,自当无话可说。”李白似乎并不想多说,略看韩信一眼,又敛了目光,“韩将军若是愿放李某归营自是最好不过,若是不愿,劳烦快些让李某回泉水。”

“哈哈哈――”听闻人言,韩信怔了一下,随即像是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笑到收不起声,“狐狸啊狐狸,都说狐族是最为狡黠的存在,你说你,怎么有些时候,傻的可爱呢。”

“…韩将军何出此言?”

“亦闻,狐族为魅。”
“狐狸,你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唔!”韩信欺身过来,还未等李白有什么反应,便吻住了李白,一向随意的穿着使得韩信不过扯了几下,便是衣袍敞开,泄了三月春光。

“韩、韩信!…唔……”

“狐狸,来反野,总得付出点什么儿,对吧。”

……

“狐狸,我可是,心悦你许久了。”
“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可别怪我,不客气的收下了。”

……

“李白和韩信去哪了??这一局打的真累。”
“嗯?元芳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怎么一个两个都怪怪的。”
“哎,话说元芳你的耳朵是不是可以用来侦查敌情了?不再是只听八卦咯?”

“是啊…”

元芳心里苦。
听见了不该听的东西,会不会辣耳朵啊…

#END#
#车?我有说我要开车么?。微笑#

#顺便,这儿吃信白,想要同好。想要韩将军,只喜欢李白的韩将军。韩将军,在下心悦你,可愿与在下,一醉方休,醉了此生。#这很重要!bushi#

评论 ( 6 )
热度 ( 77 )

© 弃号的三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