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的三火。

已弃号,文章将会搬入新号。
→yxx1020
↑新号搜这个。
请多指教。

#王者荣耀#东皇太一x李白#

*借了东皇太一被动技能作为梗。
*ooc属于我。
*东海龙王x千年之狐。
*_by.叶逍寻
*朋友,吃我邪教安利吗。(?)

――――――――――

“哟,这是哪儿的小龙。”

东皇太一还记得自己初见李白的时候。
设了结界历化龙之劫,一番天劫之后的自己奄奄一息,根本无心多管结界的牢固,不知怎地就被那千年的狐狸钻了空子,踱着悠闲的步子停在自己身边。
“……”
东皇太一竟是连一个目光都懒得给这位不速之客,残留雷劫伤痕的身躯艰难的翻了个身,背对着李白。
“嗳…别这样呀。”
李白倒也不嫌尴尬,又绕到了前面,一双深色的眸子蕴满了狡黠的笑意。
“龙族都这么傲娇吗?”
“……”
眼角略是一抽,东皇太一总算是肯正眼看李白了。
面前的家伙笑弯了眼,五官俊朗,头顶一对狐耳时不时抖动一下,紫发披散开来,身侧佩剑幽幽蓝光。

蓦地,清风拂过。
吹的桃花飘散,落在李白肩膀上,映衬得烂漫。
三月春光,好一副沾染了仙气的水墨画。

那一刻,东皇太一想到的居然是――

青丘的狐狸,都这么好看?

……

一朝覆灭。

招惹灾祸与吞噬生命的体质,借此一己之力压制同族,登上了海龙族之王的位置,却是越来越孤寂了。
偌大的宫殿冷清异常,殿堂王座上的东皇太一…亦或是东海龙王,双目半阖似在小憩,脑海中止不住的想起那只千年的狐狸。
心绪渐乱。
起了漩涡的海深处,窒息的包裹,流失一片生命的迹象。
……
身形微顿,许久后是一声极轻的嗤笑。

哪有资格。

……

东皇太一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李白。

黑龙与白龙,虽为同类,却并没有什么来往,毕竟谁不希望自己这一族更加强大,压同类一筹。
只不过这龙吟声吵人的紧,三天三夜在耳畔盘旋缭绕不去,引得东皇太一几番暴躁失控,惹得东海人心惶惶。

“除异罢了,这白龙怎拖沓至此。”
揉了揉额角,东皇太一不过随口一慨叹,一旁的侍从却是诚惶诚恐的上前回复。
“青丘狐族也是大族,必是难除几分。”

[咔嚓――]
手中一紧,瓷杯应声而碎,东海海面风云渐起,一片昏黑,好不压抑。

黑龙啸。

落在这片本该生机盎然的青丘土地上,入眼的却是绵延不绝的残垣断壁,残肢与鲜血的混合,染红了数里土地。
盘旋了三天三夜的白龙大抵是走了,此时此刻这片地域安静到…
死寂。

怔愣的在原地站了许久,眼前不停闪过那日的画面,下意识的,东皇太一回到了他曾渡劫的地方。

李白。

依旧是一柄长剑,出鞘的剑被鲜血染红,与那日不同的,是李白背后多出的一样容器般的物体。
泛着幽幽的光,止不住的怨恨的情绪从容器里传来。
“……”
张了张嘴,东皇太一却发觉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只得沉默的注视着李白的背影。
孤傲而脆弱。
“来了,就先别走啊。”
过了许久,久到东皇太一转了身准备走了,一直沉默的李白突然发了声。
哑了几分的嗓音,微颤着,令东皇太一不觉心中一疼。
“没想到我那日调笑的小龙,现在是威慑东海的龙王啊…”
转了身,那日虽有几分吊儿郎当,却依旧满身桀骜的狐狸,如今眼眶发着红,想要尽力的掩盖,不过徒劳。
“那日脏兮兮的,满身雷劫的伤痕,竟没注意到还是条小黑龙。”
又走近了几步,李白最终停在了东皇太一身前。

龙族。
黑龙为恶。
招灾祸,惹恶疾。
如遇,自当绝。

“我…”
看着眼前人,东皇太一一时哑然。

也许,祸根就从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就埋下了。
你是不被待见的黑龙啊。
而且,还会吞噬生命。

招致不幸。

一时无言。

李白定定的看着东皇太一许久,目光灼灼到仿佛能把龙鳞烧出个洞。
随之,便是摇头,一阵轻笑。
“罢了,有缘再会吧。”
语毕,也不等东皇太一做何反应,径自走远了去。

直到那紫色的身影在视野里消失不见,东皇太一才收了视线。

我连一个拥抱都不敢给你。

……

缘分这种东西。
到了时候,真是挡也挡不住。

刀刃下崩裂的友情,如何能如同残破的身躯一般修复。
更何况,残不可修。

桃花又开了。

孤注一掷,只身于白龙族内掀起一场风波,却最终败给了寡不敌众。
拼了最后的力气,迷迷糊糊中,李白自己也不知晓怎么到了这个地方。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也懒得多管,直接靠着桃树坐在地上。

话说都春天了吧。
挺冷的。

伤口处蜿蜒流下的鲜血,蓦地,头顶一片阴影笼罩。
李白抬了头,却是撞进一双湛蓝的眸子里。
“哟,又是你啊。”
随意的打招呼般的语气,李白又收了视线,似乎不打算多说什么。
“你的伤口…”
浓稠的血腥味,终于是掺杂了慌乱这样的情绪的眸子,东皇太一想要去查看李白的伤势,却又因为自己的体质而不能动手。
“不必了,无可救。”
毫不在意的语气,略是抬眸看着清浅的天空。
“族仇得报,魂归故土,足够了。”
顿了顿,李白转了视线看向东皇太一。

第二次,东皇太一看见了李白的笑。

“嗳…我说你这家伙啊…低头,我有句话跟你说。”
一时脑子转不过来弯,东皇太一懵懂的低下头。

唇瓣相触。
一个吻。

“反正都无可救了,怕什么。”
抬了手直接揽住东皇太一的脖子,加快流失的生命,李白反倒是眯了眯眸子,透露几分舒适的意味。
“你…”
“嘘,啊…可惜了,不能说再会了…”

桃花落。

―后记―

“嗳,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东海的龙王,在研究什么转生之术。”
“呀…”

或许这是世间绝无仅有的成神之路。

十里春风不如你,三里桃花不及卿。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53 )

© 弃号的三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