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的三火。

已弃号,文章将会搬入新号。
→yxx1020
↑新号搜这个。
请多指教。

【双枪】野区总裁の完美情人

*脑洞来自如图。
*ooc,慎入,白哥神助攻。
*想问问有人知道做图的大佬是谁吗?不知道算不算侵权,算的话侵删致歉。
*执笔/叶逍寻

——————————

—序言—

他的步步为营,
让他走进他的温柔陷阱。

他进,他退,他步步紧逼,强势进入他的世界。
究竟的天赐良缘,还是蓄谋已久?

—正篇—

“赵子龙,你逃不掉的。”

难得毫无人迹的峡谷,寂静到能听见鸟鸣蝉语,却是蓦地被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打破,凌乱的步伐和急促的呼吸不难听出来者的慌乱。
终归寂静。
而,随后响起的是另一种脚步声,悠闲稳重的步调,如同将猎物牢牢锁定的捕食者。
胸有成竹。

红发的男子站定,湛蓝的眸子中满是志在必得的神色,微抬首,一声轻笑。
“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从初见的那一面开始。
就注定。
你是我的。

……

“嗤,不过是只小狐狸,还千年之狐?得了呗。”
一枪落定,蓝色的圈儿被踩在脚下,韩信嗤笑一声,手腕微转调转了枪尖指着李白的鼻子。
“说句好听的?说不准我就不拿你这个人头了。”
“哦?那不知,你想听什么?”
放慢了的语句,李白歪了歪头看着韩信,倒真有几分认真思索的意味,狐耳微颤,却是笑弯了眼,盯着眼前人,一字一顿,清晰异常。

“赵、云!”

枪如惊雷,韩信只来得及看见一道白蓝身影,利刃划破胳膊,不免吃痛拿不稳长枪,李白钻了空子两段位移闪远,还不忘大肆嘲笑一番。
“哈哈哈,韩将军,兵不厌诈,懂不懂?嗳…我没蓝了,交给你了啊赵云。”
心底暗骂一声,韩信转了目光看向坏了他好事的人,却在和人对视上的那个瞬间,一时失神。

湛蓝如湖,温润如玉。

这是韩信仅能想到的形容词。

长枪背于身后,赵云似乎并没有进攻的意思,任凭韩信注视着自己,许久后不过一声轻叹。
“劳阁下手下留情了,缘会。”
语毕,也不管韩信什么态度,转了身便打算离去。
“喂,我说。”
终于是回了神,韩信挑了挑眉,冲着人的背影吹了个口哨,不像久经沙场的大将军,反倒是有几分调戏小姑娘的地痞流氓的意味。
“那是不是得谢谢我啊?得空聊聊呗。”
那道白蓝背影不过稍稍一顿,空气中散开一句。
“蜀地赵子龙。”

赵子龙。

细细咀嚼这三个字,韩信轻笑出声。
或许李白说的不错,这真是句好听的话。

……

“哟,又见面了。”

熟悉的“全军出击”,韩信却没如同以往一样一头扎进野区,身侧队友正准备迈出泉水的步伐停了停,回过头朝韩信点了点算作打招呼。
这个人,可不就是赵云吗。
韩信倒也不在意赵云的冷淡,注视着人去了上路,才扛着枪蹿去野区。

主宰。

被敌方上单缠在了路上,韩信看着头顶那个白蓝衣服的家伙血条越来越少,一阵心躁。
快点,再快点…
终于是赶了过去,奄奄一息的主宰,不消几下便能归西,瞅见赵云头顶还有一格血量,韩信还未松口气,耳畔却是传来——
“哈哈哈,来干,来干——”
错身而过的李白,一曲青莲剑歌便冲着主宰而去,以及还有一句…
“嗯?呀…赵将军这血量,不知能不能接下我这一曲长歌。”
…不好!
从未反应如此迅速过,长枪轻点,朝着相同的方向便冲过去。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阁下的首级,我收下了…嗯?”
剑影交错,李白本以为能收个人头,顺口调戏了句,视线里却是一道红影闯入,将赵云护在了怀里。
一时血色弥漫。
来不及细思,总之不是自己人就是了,李白毫不迟疑的运了第三下力脱离了这片主宰的区域。

……

“你…”
鼻息间满是另一个人的气味,混合着浓稠的血腥味,赵云的眸中难得充斥了无措。
“我叫韩信。”
比起伤势,韩信反倒更在意赵云对他的称呼,听见韩信因疼痛而轻微的抽气声,赵云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反身架住人,好让韩信倚靠在自己身上。
“别说话了,我带你去找扁鹊。”
发丝在脸颊轻蹭带来轻微的痒意,太阳晒过的清爽气息,韩信好心情的眯了眯眸子,比起见到扁鹊倒是更希望能一直这样。

……

伤口终于是处理完毕,扁鹊收拾了药品,留下一句“自己的人自己照顾。”就回了实验室,偌大的内室只有韩信和赵云两个人,一时氛围有些微妙。

“谢过阁下护佑。”
终是赵云先开了口,微垂了眸子,并未看见韩信眸中暗涌的情绪。

想看这个人露出不一样的表情,想看这个人慌乱无措,想看这个人卸下一身淡漠。
想要这个人。

“不必多谢。”
不顾自己的伤势,韩信倾身过去,拉住赵云的手腕往自己这边一扯。
满怀温暖。
感觉到怀里的人僵了身子,韩信凑到人耳侧低笑。
“我可不是谁都救的。”

只你一人罢了。

……

丝血的蓝buff。
丝血的红buff。
发育不佳时充足的野怪。

当赵云再次一枪终结了红buff的生命,终于忍不住叹了句。
“何必呢。”
“图开心嘛。”
从草丛蹿出去带了波线,韩信回过头却只见赵云已经走远。
那句还未说出的“图你欢喜。”也只能咽下肚去。

……

……

“赵子龙。”

呼吸一滞,在耳畔响起的声音,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赵云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扯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逃脱游戏,game over。”

遇见你是天赐良缘。
而在此之后,每一步都是蓄谋已久。

为良缘促成的蓄谋。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51 )

© 弃号的三火。 | Powered by LOFTER